自己的老爸是白痴

我可能从没想过我的生活会因为这场意外而变得天翻地覆,我曾经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家,后来我的父亲傻了,我自由了,却发现已经无法割舍这里的一切。

小学生的死亡笔记

我出生在山东半岛的一个小城市——青岛,几十年前,它还是一个小渔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漂亮的海滨城市,我们这里有碧海蓝天,红瓦绿树,常年空气怡人,景美人更美。

记忆中的大高爷是个傻子,他确实就是个傻子。

一个五年级孩子的死亡笔记

上小学的时候,每次填籍贯,我总会纠结很长时间,到底籍贯是个什么东西?

大高爷之所以叫”大高爷”是因为他确实高,近190的个头,在记忆里就是个巨人。他在我们大家族里又是和爷爷相同的辈分。所以我们就叫大高爷。至于他真实的名字和他这个人,估计也没人记得了。

我的父亲啊,辛苦了大半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还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那场车祸,让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他整天和一群野孩子纠缠在一起,每天脏兮兮的,就知道傻笑,又因为总是输游戏而哭着鼻子回家,抹着眼泪委屈的说他们欺负我,眼泪鼻涕绷在一起,一不小心还吸进嘴里,那叫一个恶心。你想想,他都活了半个世纪了,一把陈年老骨头,和小兔崽子们玩游戏,不输才怪呢。

他是个小学5年级的学生,家境不错,父亲自己开公司,做股东。母亲是个标准的家庭妇女。
他成绩不好,每次考试名落孙山,大手大脚花钱,请客,购物。总是摆着大哥大的姿势。
老师也多次教训过他,通知过他父母。但他对于一些警告都成了耳旁风。依旧我行我素。
5年级毕业的暑假,他同自己同学一起去玩,在欢乐之际,他病倒了。同学立马把他送到医院,通知他父母。父亲出差在外急着赶回。
母亲赶到医院,他的同学说:“阿姨,你儿子和我们一起玩时,突然失重倒地了。”“哦,谢谢你们。你们先回去吧,爸妈着急了。”……
母亲一个人陪在他床头,看着他的脸,粗糙的手轻轻抚着孩子的额头。急。
不会儿,医生进来了,对孩子母亲说:“你儿子得的是胆囊癌,但是恶性的,很严重,手术也可以做,只是成功几率很小。它以恶化了胆囊炎。顶多手术后可以再活1年。”母亲紧握医生的手:“一定要治,一定要治。”
他躺在病床上听到了,和母亲一样,哭了。……
“孩子,你可以的,要坚强,你还可以活很久,很久,很久。”母亲手擦拭他的泪水。
手术完成了,父亲也暂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陪着孩子。
“爸,妈。能不能再让我去读一个月的书。”都哭了。“可以,可以。只要你喜欢。我们都满足你”
新学期开学,计算他的剩余时间顶多还有10个月。
“爸,妈。我考了80。我在全班排中等。”他对着一个月的月考,流泪了,他想要读书了,他找到了书的乐趣,他没有用跟多钱的,没有同自己同学更多的欢笑。每次放学自己埋头苦学,苦记。
还有9个月时间…… 他同父母去了很多地方,游玩了很多景点。走过所有亲戚。
他每次都想哭,但每次都忍住了。他变得坚强了。
但一次下大雨,受寒,他父母将他送往医院,他脸色发青、语句混杂,抢救无效——死了。……父母累倒在了地上,在家属的扶持下才艰苦回家。
办完后事了,父母在整理他的房间时、发现了一封信。 拆了看:
爸妈,我爱你们。我感觉我好难受。我或许就要死了。呵呵,谢谢你们在这1年陪着我,它使我感觉到了爱,我的天空顿时晴天万里。或许我无法亲自将它送到你们手中,或许你们发现这信时,我正在天堂笑着你们的脆弱,动不动就哭,比我还没用呢。
爸妈,我先走了。我没用,总是不好好学习,胡乱花钱。我不懂事,也让你们在学校没人见人,说什么你们的孩子富二代了不起似的。我也总被老师们说我冥顽不灵,根本不是学习的苗子。但我在那一个月中,我证实了自己并不笨,我可以,可以拿第一。但我没时间了。我也没办法了。
爸爸,你能不能多在家陪陪妈妈?你总是忙,总是出差在外,我每次和妈妈在家,我和妈妈一起吃晚饭,一起看电视,总是少了你。你使我缺少了父爱,我恨你!但是,这一年中,你又重新让我感觉到了父爱。我一直在珍惜,在收藏,在回味。我想把这种感觉带走,但我不能,我无能为力,我只有把它记录,每天都记录。呵呵,爸爸,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对了,爸爸。妈妈还总是说她一个人在家总是很孤独。我想不单单是妈妈一个人在家吧。妈妈还说t她每天都在等我放学回家,尽管我回家也是吵吵闹闹。但她怡然自乐。总是眉开眼笑的。所以喽,爸爸,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多陪妈妈。
妈妈,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抱怨爸爸忙?或许爸爸真的是三过家门而不入,但他也是为了我们的生活。他让我们生活的更好,不愁吃穿。而你总是在吃晚饭时对我发牢骚,说什么“你父亲总是在外,也不回家来看看。他就住在外面吧,也不用回家了吧。”我不说话。我也不想说。我怕我那时会掉泪。我恨你,妈妈!但是,妈妈,在这一年,你应该感觉到爸爸对你的爱了吧。
爸妈,我走了,我不在的日子。爸爸,你能让妈妈伤心,不能让妈妈孤独。妈妈,你不能总是抱怨爸爸。
我们一起出门游玩,我总是很快乐,因为在我印象里,从来没有过一家人一起过。我很快乐,看着别人只是和自己父亲或母亲,我总是会咧嘴微微一笑。谢谢你们,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我下辈子不想再做你们的孩子了。我只会让你们更伤心,让你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一家子的幸福美满。要不,你们忘了我吧,再给我生个弟弟。但是,爸妈,我最后恳求你们,不要告诉他他曾有过一个庸碌无能的哥哥。让他好好学习,让他继承爸爸的家业,照顾好妈妈的身体。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期待明天天亮时还能够看到你们,还能吃到妈妈做的早饭,还能听到爸爸的哼歌,还能看到小区下面宿管爷爷的太极…呵呵。我爱你们。谢谢!我会在天堂保护你们。但是不许比我还脆弱,不许哭!拜拜!
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爱你们!我还不想死……还想得到你们的关爱。

爷爷说,几百年前,我们是从云南迁居来的,祖祖辈辈,男耕女织,便有了后来庞大的家族。我们家的族谱很长,不过不会有我的名字,因为我是女孩。

大高爷是在我念初二的那年就去世了,去的时候也就50多岁,留下孤零零的老母亲。火化都没有火化,也没有一口薄棺材,一卷草席就埋了。我爸送完程回来说:“死的太凄惨了。”

父亲刚变傻的那段日子里,我并没有多少悲伤,反倒觉得一身轻松,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我想,终于没有人再打我骂我管着我了。父亲对我管教很严,他这人从来都不苟言笑,每天板着脸,放学一回家,他就逼我做作业,练习题,房间的书都快堆成了山,全是隔壁胡晓南家里借的。他也从来不和我聊生活,只会跟我谈学习,讲以前是如何如何的艰苦以及无穷尽的大道理,我和他的交流,除了这些就没别的了,所以高中的时候我就很害怕回家,害怕给家里打电话,我可不想永远束缚在他的那套古董思想里,因此很多事情我都与父亲合不来,顶嘴、辩解、争吵……什么事情都想和父亲争出个理所当然来,可惜每一次都以失败结束,心中的怨气不断增长,总想逃离这个家,渐渐地,我和父亲有了隔阂,交流也越来越少,直到后来,我在家里扮演的角色就像一位客人,拘谨、沉默、小心。

姥爷说,几百年前,祖先就落脚生活在这里了,他们一直靠打鱼为生,日出而渔,日落而归。同样族谱上也不会有我的名字,因为我是外甥。

我问过爷爷,大高爷怎么傻的。爷爷也只是简单地说:“他们家之前开染坊的,我们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强盗盯上了他家的钱。把他爹给绑了。后来钱送了,人也撕票了。大家族就一蹶不振,他当时发高烧没钱治,就烧傻了。”说的轻描淡写,小时候的我刚和爸妈看一个电视剧叫《大染坊》我爸就一直在说,这电视演的和你大高爷家的故事很像的。只是电视最后重振家业了,而现实却是家败人亡,一蹶不振。

父亲变傻之后,他的生活起居全由母亲一个人打理,我可没有本事管我的傻父亲,他太野,比我小时候还要淘气,何况,我也还是一个孩子呢。我把房间里的书本全都拿去卖了,父亲再也不会管我了,而且那时家里实在困难,急需钱贴补家用。我每天上完课便无所事事,整天在外面溜达到很晚回家,没有束缚的日子简直太爽了,成绩也是在那个时候一落千丈,从班里前几名退到倒数几名。

和大多数外来迁居的青岛人不一样,我是土生土长的,我的籍贯就是青岛。

大高爷一直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他母亲对我庄上的人总是很好,烙的一手好饼,烙好之后总是让他挨家挨户送几块。别人回送什么都是拒绝的,倔强地送完就回家了。现在才懂得,他母亲一直教他要自立自强,不受嗟来之食。最后也只是做到自理。

母亲没有更多的心思管我的学习,她白天还要带着父亲一起去工厂上班,父亲总是像个孩子一样哭着喊着,拉着母亲的衣角说这里不好玩,要回家家。母亲就给他一把糖,他就乖乖地坐在那里,有时还能帮母亲做一些简单的包线工作。晚上回来还要做饭给我和父亲吃,帮父亲洗澡,哄父亲入睡,每天自己很晚睡觉。

而我的家庭确是最特别的一个。

大高爷特别喜欢小孩子,他看到我们这些小孩子在一起玩,总是会来捣蛋,嘴里说着要把我们抓去卖掉。因为他很高,我们很怕他真把我们抓去卖掉,他一走进我们,我们就大喊:“抓小孩了。”吓的到处乱跑。只有那么一次我被他抓住了,他一把把我抱起,我吓的直哭,而他一直傻呵呵地笑。其他小朋友都围着打他让他把我放下来,他也不理会。抱了我一会,我看他也没有要把我抱去卖的打算,也就不哭了。后来看他傻笑,我也就傻笑着。抱了一会也就把我放下来了,当时明白了,原来所说的卖小孩都是吓小孩子的

傻父亲很淘气,就想着玩,又总是闯祸,使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但母亲没有任何抱怨,每天悉心照顾父亲,就像小时候照顾我一样,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爱父亲也是唯一在乎父亲的人,如果母亲不在了,这个世界就没有在乎父亲的人了。母亲跟着父亲过了二十多年的苦日子,从来没有发出过一句怨言,她很爱父亲,即便父亲一无所有,也死心塌地,心甘情愿。

爷爷是从小读私塾的,人长得也算英俊,而奶奶从小就没有了父母,16岁那年她将6岁的妹妹,和5岁的弟弟,托付给了自己的小姨,便嫁到了爷爷家。同在一个城市,却在很多年后被划分成了高低的等级。奶奶很快吃上了白面,而姥姥却一直吃着菜糠。

后来稍微大一点就记得,大高爷喜欢庄上挨家挨户溜达,到我们家都是在吃饭的时候。让他坐下吃饭也一直是拒绝的,说他妈已经烧好饭等他回去吃了。我们一家人围在小桌子旁,他掏出一包烟,抽着烟坐在边上和我爸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我们吃完饭,他也就回去了。留下一地的烟灰和烟头。

她也爱我,如果说父亲的爱是火焰,那么母亲的爱则是阳光,温暖、柔和。母亲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她不喜欢惹是生非,不喜欢与人争吵,她喜欢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所以当林家人侵犯我家竹林,想把交界处占为己有的时候,母亲拼了命也要拦住父亲,不让他去找林家人,她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不缺那么一点地方,你不能去!”其实她只是怕父亲受到欺负,贫穷就要挨打,这句话不无道理。父亲得尿结石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做完手术那几天,母亲守了父亲三天三夜寸步不离,每天以泪洗面,以为父亲不会好了,最后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父亲笑话她,一个简单的手术而已,又不是癌症。

只是,从那以后,奶奶像个丫头一样,要无微不至的照顾像少爷一样的爷爷,还要照顾那时候封建社会下的恶婆婆。

某一年的冬天特别冷,我们早上都赖床不上学校。大高爷居然开始了晨跑,我爸问他为什么想到晨跑,他说是庄上的xxx(当过兵,常年有晨练的习惯)告诉他晨跑对身体好。我爸说,你天天没事晨跑也好。就是你选的路线有点危险,在马路上跑要靠边跑知道不?他就急了:“我也不是傻子,这还不知道。”他不知道,在我们眼里他就是个傻子。那年他跑了一个冬天,我们呵着哈气上学的路上,正好是他跑了两圈回来。从小就知道我们那里“一个斗是1000米,两里路”。他跑了两个来回,8里路。对他不禁佩服了好多。一个傻子是做不到这样的,可能,也只有傻子能做到这样。

洗衣做饭,还要喂猪打草,公社争分,奶奶样样做的最好。奶奶说,那个时候,她没有怨言,因为大家都那样,但是还是最感谢孙中山,因为他的一句妇女解放,她没有赶上被裹脚,这让她可以大步走路,可以狠力下地干活。

因为大高爷是个傻子,所以失踪过好几次。每次庄上在大高爷失踪的时候就很团结,登寻人启事的登寻人之事,联系各家亲戚的联系。每次也都找了回来。我一直以为是他傻,走了远的地方就记不得回家的路。还一直庆幸自己能把家庭住址和我爸妈的名字背的滚瓜烂熟。后来才知道,他原来是有一个哥哥的,在他小的时候离家出走了,后来就再也没回来过。他应该一直想把他哥找回来的。庄上大家都理解,所以他走丢好几次都会找回他。

傻父亲总是黏着我,要我教他各种小孩子玩的游戏,我真的很不耐烦,小的时候您可从来都不让我和其他孩子玩,我都已经十八岁了,怎么还会玩那种幼稚的游戏呢,而且我有一个傻父亲,那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我就躲着他,离他远远的,他只能傻傻地笑着,去找那些野孩子玩。

奶奶一共生养了五个儿子,每个儿子都很是英俊,但只有4个儿子的头脑灵活。那个例外就是我的父亲。

大高爷是得了重病死的,要死的时候。腿已经不能动弹开始生疮溃烂了。我爸去看过,最后是强忍着恶心和泪水出来的。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了,只剩一席草席了,耳朵和眼睛不太好的老母亲头发都掉差不多了,抱着儿子一直哭。帮忙丧事的人,最后在一起简单地置办了一顿饭,却都没有食欲,一种无法言说的悲怆堵在每个人的心里。

记得有一次,林家人气急败坏的捧着一个破罐子找上门,扯着喉咙大叫:“这都第五次啦,您能不能管一下您家的傻子,别再往我家丢鞭炮啦,要出人命哒,这罐子值多少钱您知道吗……”她说话的时候“傻子”两个字说的特别重,听着很讽刺。母亲一个劲的赔不是,她已经处理这种投诉太多了,但从来没有骂过父亲,父亲则每次都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表情,拉着母亲的手低声辩解:“他们都是坏人,我不喜欢他们。”每到这种时候,我就躲得远远的,生怕别人知道我是这个傻子的儿子,其实自从父亲出意外之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我是他的儿子,我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可我就是想要躲。

其实在那个时候,饥寒交迫的状况下,文化课也成了一种赘物,除非孩子特别有出息,家里人是不会出钱让他上学的。

大高爷一生光棍,那时我想,大高爷也是向往美好的爱情,儿女绕膝的小日子的。要不他不会喜欢逗小孩子的,也不会在我们家吃饭的时候坐边上看着的,更不会离家几次去找他的哥哥。当那时困苦的我们羡慕别人家孩子有玩具,有新衣服的时候,殊不知有一个人也在羡慕我们家的小日子。虽然三孩子多了点,有点闹腾。但也是其乐融融的幸福。

他总是给我惹麻烦,又让我没有面子,我不喜欢父亲,更不喜欢变傻后的父亲。

父亲的兄弟们,各个聪明伶俐,生猛若虎,他们拼着老命让自己进学,只有我的父亲,只喜欢掏鸟,抓蛇,喂猪,挑水,种地……父亲在学校里只是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以及百数以内的加减法,便辍学回家。

他母亲最后被一个远房的亲戚接过去住了,几年后回来过一次。我喊她,一直拉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地问我是不是“xx”。我说是的。最后临走的时候也不忘帮我做了我小时候生病时请她做的祷告。这么心善又坚强的女人。现在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世,愿她安享晚年。大高爷,也愿你投胎能投个好胎,过一世安稳的日子。

可我越讨厌,傻父亲好像就越喜欢我。后来干脆每天就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像个小孩一样黏着我,对我撒娇耍赖,说我不在家他就难过,他想每天见到我。

从那以后,他便担起了家里的所有在重活,甚至从来不懂的攀比。他总是穿着的兄弟们穿剩下的衣裤,一块补丁摞着一块补丁。憨实的老三,就是那时候被叫响的。

我很生气,心想您可是从来都不会来学校接我的,从幼儿园开始就没来过学校一次,同学们都以为我是没有父亲的单亲家庭,现在倒好,我不需要了,您却每天跑过来,那么大年纪,还要像个小孩子,拉我的手,说想我。

所幸,父亲很是英俊,那些补丁和歪歪斜斜的字迹丝毫不会影响他的一点形象。

为了不让其他同学知道我有一个傻父亲,我只能等到天黑再出去,没想到他竟等着我到天黑,在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中,他佝偻的身躯渐渐成为一道黑色的剪影。我的鼻子突然酸了一下,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很奇怪。我终于妥协,同意他在学校附近的那条偏僻小路等我,他开心的蹦起来,却跳不高,还差点摔倒。

隔壁独居的三爷爷,他是个算命的,那个年代这样的人就是泄露天机的人,是要遭天谴的,注定要孤寡一生,所以一直到老都没有结婚,然而他总是特别照顾我父亲。

回家的路上,他总要牵着我的手,就像小时候我牵着母亲的手一样。我从一开始的排斥到渐渐习惯,想想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再管着我了,他现在不过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又不能对我造成“威胁”,我何必对一个孩子计较。

父亲说,大概是因为他没有孩子,又不喜欢吵闹,而且看惯了很多人的狡诈和奸馋,所以就会特别喜欢一些傻实乖巧的孩子吧,而我父亲恰好就是这样一个人。

每次奶奶在平房上晒玉米的时候,三爷爷就会给父亲一个玉米馍馍啃,说:吃吧,吃的壮壮的,长大高高的,以后给你娘找个聪明的的媳妇伺候你娘……

高二那年,母亲告诉我,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了,所有积蓄全都给父亲看脑子了,可她会努力想办法筹钱,保证让我读完高中。当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的窘况,她没有让我辍学,更没有逼我出去工作,可我那时脑子不开窍,母亲说她会想办法,我以为她真的有办法,所以每天心安理得的上学。其实我早已无心学习,我从一个好学生到差学生用了不到90天,中途我的心又跟章凡飘到了天涯海角,最后摔得遍体鳞伤,我哪有资本去喜欢一个人,那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作自受吗?

那一段岁月是我们这一辈子永远都无法体会的难熬。吃的和用的都是用尺子在量,但是这不妨碍一个男人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