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一宠物店顶着“星期狗”控诉开了5年?

图片 14

图片 1

卖病狗、换马甲,和莆田系有的一拼!

黑心宠物店卖病狗的事迹传开后,网友们纷纷表示:黑心宠物店卖病狗就是为了赚钱,关键是黑心宠物店强卖强卖的行为极为可耻,当消费者去理论时还大打出手,黑宠物店原名德宝犬业,被揭发后频换“马甲”,在多家网店重新包装继续卖病犬晨报调查:御衡路这家宠物店无招牌,也未见营业执照。

图片 2

一年内,至少有48名消费者在浦东新区康桥镇御衡路的宠物店购买到了病狗。他们不得不选择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小狗死亡,要么花费远超出购宠价格的钱为小狗治病,以换取小狗生存的机会。这些消费者觉得自己被店家欺骗了。然而,当他们去找店家理论以维护自己的权益时,等待他们的却是暴力的回应和人身安全的威胁。

Hannah和Eddie是一对大学即将毕业的小情侣。由于工作较忙,两人很难见面,男生Ed-die担心女朋友Hannah太孤单,决定买一只狗来陪她。他们通过淘宝网找到了一家位于康桥镇的宠物店。宠物店中,一只有着棕色小卷毛的泰迪幼犬吸引了Han-nah和Eddie的注意。这只小狗有着湿漉漉的眼睛、浓密的毛发和大大的爪子,很是可爱。Han-nah和Eddie即刻决定,就是它了,他们给这只小狗取名叫做Handdie,小狗的名字由两个人的英文名组成。

Hannah说:“我到现在还记得,买狗的人把狗给我的时候对我说,‘期待它能给你带来幸福’。”

然而,事与愿违,小泰迪犬并没有给Hannah带来太多好运,用Hannah的话说,它给他们带来的其实是“无尽的痛苦”。

小狗回家的第二天,就开始拉肚子了,开始Hannah和Ed-die以为小狗只是着了凉,并没有太在意。然而,几天后,小狗拉肚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没有一丝好转。

图片 3

生病的小狗让Hannah和Eddie慌了神。他们连夜带小狗去宠物医院看病,宠物医生告诉Hannah,小狗感染了犬细小病毒和犬冠状病毒,这两种病的治愈率极低,建议Hannah和Eddie
放弃对小狗的治疗。

看着小狗Handdie湿漉漉的眼神,Hannah和Eddie无法放弃对小狗的治疗,他们决定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治好它。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4月29日,在与Handdie相处二十几天后,Handdie还是离开了他们。

“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Hannah说,“我白天要上班,下班后就立刻回来陪Hand-die去医院,我还是个实习生,一个月只赚几千块,光是为了给Handdie治病,我们就花了2000多元。”

为小狗付出的钱和时间并不是Hannah最在意的,最令她痛苦的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狗一点点衰弱。“它病得已经站不起来了,看到我回家,还要勉强站起来让我抱它。我以后再也不会养狗了,这个过程太痛苦了。”

Hannah和Eddie本以为,Handdie的死是他们照顾不当的结果。

然而,一次搜索却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可能遇到了黑店。

Hannah说,因为小狗病了,她突然想到可能遇到了黑店,于是在网上搜索这家店的地址,没想到这次搜索竟让她找到了一大群受害者。

Hannah加入了一个由“黑宠物店”受害者组成的微信群。群内其他受害者告诉她,御衡路上的宠物店卖病狗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这个群去年三月份就成立了,我是加入这个群的第八个人。微信群成立后,尽管我们不断在各个论坛上发帖警示大家,但是依然不断有被坑的人加进来。一些人不断加进来,一些人觉得维权无望又退了出去,这个群的人数始终在50人左右。”黑宠物店维权群的资深人士小河说。

图片 4

小河告诉记者,这家黑宠物店原名德宝犬业,由于小河等人不断在网上提醒他人警惕这家店,如今这家宠物店已经不再自称德宝犬业,而是换了很多其他名字,如蓝精灵犬业、顶悦萌宠等。这家店在58同城、淘宝网上开了多家网络店铺,重新包装吸引客人,普通人很难识破。

“他们甚至从不告诉别人店铺的具体位置,就怕大家通过搜索地址查到他们家的负面评论。”小河说。

小河介绍,随着维权群人数越来越多,他们也想过去找店家维权,但是由于经常发生维权者被打的事情,后来入群的人开始对维权望而却步。

“他们打折我两根骨头”

“去年7月,我曾经和群里的另外六个人去店里维权,我们有一些是买到了病狗,想讨说法。有些人则是像我一样先付了定金,发现这家店有问题后想退定金。”小河说。

然而,据小河介绍,交涉当天,他们到店里没多久,宠物店老板就打电话叫来了许多人吓唬他们。争执中,带领小河等人去交涉的群主衣服被撕破了,胳膊也受了伤。这一切被小河用手机拍摄视频记录了下来。

小河等人并非是唯一一群遇到御衡路宠物店暴力行为的人。近日,消费者老魏在交涉过程中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今年4月9日,老魏受家人之托,根据58同城上的信息,在御衡路宠物店购买了一条拉布拉多犬。然而,购犬的第二天,老魏就发现这条小狗已经病了。深觉自己被骗的老魏随即上门找到宠物店交涉,由于在交涉过程中起了冲突,老魏决定报警。

“一名店员当时看到我要报警,一下子围上来七八个人,把我的手机打掉了。我就让我老婆继续打电话,于是他们就开始打我,把我的两根骨头打折了。”

根据老魏的公安接报回执单,老魏当时的伤势为腰部被对方用脚踢伤、行动不便、左手小臂擦破皮,右眼角红肿,右眼睛充血。

遭遇黑宠物店的受害者们告诉记者,他们也曾向多家单位举报过此店,但最终只是让店家补办了检疫方面的证明。至于他们由于购买到病狗引发的交易纠纷,始终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对此,12348法律援助热线的专家告诉记者:“这些消费者遇到的最大问题其实是宠物店向其贩卖了病狗,也就是以次充好,想要证实宠物店有以次充好的行为,消费者就需要自行举证,证明买到的狗是病狗。如果消费者无法证明所买的狗一开始就是病狗,那么买卖合同就是成立的。”

然而,由于宠物犬是活体动物,随时可能感染各类疾病,想证明宠物犬一开始就生病了并不容易。正如御衡路宠物店店员所说:“出了门,你给我一千万我也不包退换,谁知道你在什么环境下养的,反正我养的时候是胖胖的。”

店员:小狗出了我们店门一分钟都不退换

图片 5

根据小河等人介绍,晨报记者以购犬者身份来到御衡路一探究竟。

晨报记者在一家名为顶悦萌宠的店铺中找到了该店的联系方式。通过电话联系到了该店店员,这名店员始终拒绝告知记者该店的具体位置,只说到了地方随便打一辆私家车就知道了。

辗转来到位于御衡路110号的宠物店后,记者注意到,这家宠物店的招牌上没有任何店名,只有一些小狗的照片。宠物店中也未悬挂任何营业执照。

宠物店中成排的笼子里关着不同品种的小狗,均在2个月左右。店员介绍,这些小狗大多尚未打过疫苗。记者看到,一些小狗已经生病,留着脓鼻涕。这些生病的小狗也和健康的小狗混养在一起。

据店员介绍,这些小狗来自该店自家的狗场,是绝对健康的。

当晨报记者追问这些小狗是否可以保证购买后的三个月是健康的时,宠物店店员说:“如果小狗始终放在我们店,可以包三个月,只要出了我们店一分钟,都不能退换。

宠物狗市场乱象调查:病狗被当好狗卖,受害者维权无门

图片 6

星期狗的眼泪——宠物狗市场乱象调查:病狗被当好狗卖,受害者维权无门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余瑶

低价回收感染病毒的幼犬,注射血清使它短期内不致发病,然后高价卖出,而这似乎已经成为宠物狗市场上畅通无阻的“潜规则”,不少爱狗人士上当受骗。

狗狗“病”了

4月19日晚上,通过58同城中介介绍,小詹在坂田杨美天桥附近的一家宠物店内1700元买了一只萨摩耶。3个月大,他叫它“花卷”。这是一只毛色纯白的微笑天使,嘴巴略宽,嘴角上扬,眼睛乌黑,很可爱。

但回到家的第二天花卷就开始拉稀、流鼻涕。小詹带着花卷去宠物医院做检测,检测结果是犬瘟热。于是,花卷开始了漫长的治疗期。病情好一些的时候,花卷会扭着小屁股,像个球一样的围着女主人打转,那时候它还是眼神温柔,四肢都圆滚滚的。

花卷的犬瘟热到了后期,整日抽搐,小詹打针的手都止不住的颤抖。疼痛让花卷开始整夜睡不着,这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除了陪着。

5月31日清晨,花卷走了。它的嘴巴仍然张着,却发不出一声呜咽。长期病痛让它瘦脱了型。它的眼睛仍然睁着,却再没了光彩,浑身湿漉漉地躺在笼子里。40多天以来,看着花卷一天天恶化,小詹却始终无法下定决心给它做安乐死,可花卷最终还是没能挺过去。花卷死的那天,他哭了。

而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故事,这是一群人的故事。

19岁的黄小姐养的第一只狗是一只比格犬。她通过58同城找到了一个中介,随后被介绍去坂田杨美天桥附近的宠物店。5月15日,黄小姐同妈妈一同来到宠物店,店内陈设简陋,卫生条件并不是很好,狗狗的洗澡池还有一些污垢。但她还是一眼看中了一只比格犬。当时,店里四分之一的狗都在睡觉,当店家将这只小比格犬放出笼子时,它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但最终,黄小姐还是将这只小比格带回了家。5月20日,从学校回家的黄小姐发现狗狗不停流眼泪和鼻涕,经过检查才发现这只小比格生病了。

严小姐5月19日通过58同城的手机客户端找到了一个名为胡生的宠物中介,同样被带到了坂田杨美天桥附近的宠物店。她挑中了一只两个月大的博美,店主说已经打过一次疫苗。但没想到第二天开始,小博美就开始拉稀,第三天开始呕吐。5月23日,小博美被送到宠物医院,检测出细小病毒,状况已经很差。5月26日,小博美抢救无效死亡。

暗访:卖家称“都做过检查的”

一些买到病狗的消费者渐渐地通过QQ相互认识,并组建了一个QQ群——“坂田黑心狗店维权群”。目前,群里共有46名成员,他们大多是这半年来从坂田杨美天桥附近宠物店购买过病狗的爱狗人士。

5月28日,记者联系上“深圳旺福犬业”的夏厂长,表示想买一只萨摩耶,当问及哪里有店时,中介仍然首先推荐了坂田地铁口附近的宠物店。

时值周六,还没进门就看到店内人头攒动,远远地能听到狗叫声。记者进门时,正有一位消费者牵着新买的幼犬往门外走去。进门左手边,是一排置物架,放着狗粮和日常用品,旁边上下堆着两排狗笼,狗叫声来自这里。但这些,并不是这家宠物店的“主营商品”。“外面都是杂种狗,纯种的都在里面。”一位店员说着,将记者引入收银台右侧的一道小门内。

四面墙都堆放着一排排狗笼,有萨摩耶,阿拉斯加,博美,金毛,拉布拉多等诸多品种。其中有3只萨摩耶,店员介绍,它们只有两个月左右大。当记者提到店内生意不错时,店员的声音里颇有些掩饰不住的得意,“我这里的狗几乎一两天就都没有了,我们是做批发的”。彼时,店内大半的狗都在睡觉,只能听到一只萨摩耶的叫声。当记者提出让狗出来走两步时,店员走近狗笼,拍了拍笼子,睡着的小狗抬了抬头。被拎出笼子后,那只据说53天的萨摩耶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记者抬起它的头,摸了摸它的鼻子,鼻头略干,眼睛无神。店员见状忙道:“你别动它,你动它肯定没精神啦。”几分钟后,它晃晃悠悠地回了笼子。

记者佯装看中了一只两个月大的萨摩耶。店员随即夸赞记者有眼光,称它是三只中最好的。他说:“它是今天中午才从场里过来的,如果你上午过来你都看不到的。”那幼犬又是从哪里运来的呢?店员回复称,“狗都是从上海空运过来,因为我们量大,运得多,价格便宜。”

对于是否已经做过健康检查,店员称已经做过,并且早在出生20多天时,已经在场里打过一针疫苗。“如果没有做检查,我这一屋子狗都会死的。”

“那出门之后我还需要做检查吗?”记者提出疑问,店员对此不以为然,“如果你相信我,你可以不用做检查。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做检查。它进门之前,我们都会自己给它做检查的。”

多次交涉均告失败

“坂田黑心狗店维权群”中的大多数人,都曾通过不同途径试图维权,拨打过12315的电话,向58同城举报,向工商部门投诉,给动物检疫监督所打电话……但始终没能解决问题。

去年年底李先生在坂田杨美天桥附近的宠物店买了一只拉布拉多,3天后,狗狗死了。李先生称自己当时已经多次上门理论,还多方投诉,但都没有结果,对方气焰嚣张。李先生表示自己甚至被对方恐吓。

愤怒的李先生成立了一个“坂田黑心狗店维权群”,很快便有十几名消费者加入。今年2月28日,李先生组织了群里的七八个人前往杨美天桥拉横幅。站在天桥上,可以直接观察到宠物店里的情况,看到有人买狗从店内出来,李先生便带人上前展开横幅告诉他们买的是病狗。

当时,邵先生正好从店内出来,他买了一只阿拉斯加。在李先生向他出示了购买凭证和医疗单据后,邵先生重新回到店内要求退狗。他遭到了拒绝,还被武力威胁。邵先生拨通了110电话,在协管人员的协调之下,店主退还了部分钱款。

李先生称,在协警离去后,店主叫了四五个人出来,直到他和同伴退到坂田地铁口,店主才带人返回。

这次维权行动最终以失败告终。也许是多次投诉无果,大家都有些疲累,维权群的活力也在日益下降。

有人说:“这种店让它接着开下去,不知道要害多少人,一定要让它关门。”偶尔也会有人说,“不用太较真,只要让他关门,该赔偿我们赔了就好了。”

5月31日,从坂田宠物店回家之后,小艾、小詹和李太太形成“统一战线”,他们要进行第二次集体维权行动,“我们集体报案吧,这样就能给他们施压。总会有人管的。”

最终他们决定去宠物店集体维权,结果报名的只有8人,实际上,那天最终并没有人去。

现在,李先生有一只比熊犬一只贵宾犬,都很健康。小詹有了一只新的小金毛,但有一次他还是一不小心就把车骑到了宠物医院,他说:“我想念花卷”。

浦东一宠物店顶着“星期狗”投诉开了5年?

刚买回来的狗狗,原本还是活蹦乱跳的,可是,不到一个星期就死了,这不止是一起事件,多名买家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所谓“星期狗”,也就是领回家很短时间内发病甚至死亡的宠物犬。近期,上海浦东南码头地区浦东南路上的一家宠物店,被不少消费者集中投诉出售“星期狗”。

图片 7

投诉者“辛卡”购买的博美“星期狗”

记者调查发现,这家开业五年以网络营销为主的宠物店,各项证照齐全,面对有关部门的突击检查也无猫腻查出,那么所谓“星期狗”到底从何而来?

投诉者:买狗遇“套路” 被步步套钱

日前,记者被拉进了一个维权群,群名简单直接——“南码头浦东南路XXXX号受害者”。这里绝大多数都是在这家宠物店买过宠物的消费者,群成员达86人,大家以所购买的犬种、所患犬瘟和所花钱数作为自己的群名称。

粗略一看,“冠状”“细小”等常见犬瘟不在少数,还有很多人用“已经死亡”来表明所购宠物狗的最终状态。

图片 8

投诉者“辛卡”买狗时签署的协议单

群成员“辛卡”告诉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今年6月3日,她在这家店花1000元买了一条博美,当天晚上就去宠物医院检查,发现有“细小”犬瘟病毒,寻求店家退款未果,当时她还报了警,并将维权画面拍下发到网上,目前已有超10万人次点击。

图片 9

“辛卡”的维权视频已有超10万人次点击

另一位李先生的经历也类似,他告诉记者,自己第一次买的狗生病后,他去店里花钱换了狗,但再次生病……就这样一步一步被套,花了不少钱,最终狗还是死了。

“对陌生买家戒心重”、“去之前不给真实地址”、“网上中介层层转包”、“宠物狗发病不退只换”、“换狗需要加钱”、“以幼犬不能换口粮的名义捆绑销售劣质狗粮”……这些关键词,在维权群里频繁出现。

图片 10

维权群中投诉者贴出的狗狗治疗单据

店家:活体买卖情况很复杂

根据维权群的描述,网络营销是该店的一大客源,网上诸如“艾尚犬舍”、“爱宠生活会所”等网店最终都指向浦东南路上的实体店。

通过一家名为“天宠宠物会所”的网店,记者获得了这家店的联系方式,当得知记者在上海后,浦东南路实体店的地址被发了过来。第一次上门,对于记者这样的生面孔,店家警惕性很高,反复确认是通过何种渠道来的。

图片 11

宠物店现场

在宠物店现场,记者看到,整个店铺占据沿街2个门牌号,一楼开店,二楼应该是饲养场所,不时有狗叫声传来,而在店铺进门处,贴着醒目的免责声明:活体买卖售出不退。

表面看不出问题,记者亮明身份后找到了该店店长白先生,他对于网上的诸多非议,似乎不以为然。

记者:有人投诉你们卖“星期狗”?

白店长:投诉蛮多,不单是你,工商、公安、消协都去举报过。第一,我这家店开着,执照都有,不然工商要取缔我的。第二,我进货都有检验检疫证明。第三,任何买狗的人都要签合同,也就是“购买协议”,双方都是认可同意才能拿回去。“三包法”里也没有纳入“鲜活易腐”,你可以查。狗在运输过程中有颠簸啊、晕车啊、不适应啊,我进货以后养在店里,别说狗,就算是人也可能生病。工人照料不好,买狗的人买回去照料不好?都有可能。

有的人买回去有问题不肯换一条,一定要退钱,我们这里不能退。我们卖给你一条狗,工人等各方面都有提成的。有些人养了两天就不喜欢了,要退钱,理由五花八门,你说我能接受吗?每一个来的顾客我都说的,一经出售我们不包退。

我们行业内部都没有规范,一条狗生病了每个医生给的原因都不一样。说白了,每个顾客情况都不一样,我每个月要卖好几百条狗,要是卖出去的狗都有问题,店也开不下去了。

图片 12

在店家同意下记者拍摄的店内各项证照

记者:你的意思是,生病的狗占少数?

白店长:不能说我卖出去的狗都是好的,毕竟是活体的,有生命的东西都会死。有些狗就像我刚才说的,运途当中感冒了拉肚子了,我们后来养好了,卖给别人,但可能饲养过程中又反复了,没有好透。还有一点,我卖给人家好的,或许吃油腻的东西,没有按要求喂狗粮,各种原因病了,就像买手机一样,你不能说每个手机质量都过关吧。

记者:狗生病要换怎么换?换回的狗如何处理?

白店长:比如一条狗500元,有的人养的时间比较短,可以原价换一个;如果要换其他价位的,那你要贴钱。有些客户客客气气,给你换一条就换一条,有的蛮横无理,人都有脾气的。狗换回来,我退回狗场帮我们调养,或者直接给我换一条。

记者:为什么网上给的地址每次都不一样?门牌号码也和实际的不一样?

白店长:我们基本上像房产中介一样,有的帮我们介绍生意,有的打广告,工人也要做业绩,电话号码什么的错开是方便统计。

记者:有关部门对店的规模有没有要求,店里可以随便养多少条狗吗?

白店长:工商只管开营业执照,只要合法就可以。有房产证复印件,人是自然人,规定年龄范围内就可以。目前来说,宠物行业没有(店铺大小、饲养规模方面的)考核。

监管部门:数次检查均无问题

记者查询后获悉,在上海开设一家宠物店,需要工商部门发证,同时要在农委下设的专业管理部门备案。那这样的双管齐下,所谓的“星期狗”到底是否存在?

在记者联系了浦东新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对方表示确实接到过很多这家店的投诉。6月12日,他们再次携专业兽医上门检查,“专业兽医去看过,没有临床症状。清点犬只,有334条。最新一批的100条狗来自河南开封,店家拿出了相关的检疫报告。”

而在此前的监督抽查中,他们就发现这家店的养狗数量太大,最多时达到了517条。最近一次在接到投诉后再去检查时,也有300多条狗。尽管该店每次进来狗都有备案,但无法一一对应,也就是说,备案可以知道同一批进来多少笼狗,但无法细化到每条狗。而这样的饲养密集下,交叉传染的可能性很大。

图片 13

在店家同意下记者拍摄的店内照片

这名负责人也坦言,目前国家没有对宠物店检查频率有要求,他们一般都是接到投诉去检查,查到问题会有处罚,而店家的经营行为的监管权则在工商。

记者从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获悉,宠物销售行为需取得农委下设专业管理部门审核。消费者在购买宠物时如发生消费纠纷,则由相关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受理。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市范围内相关投诉为14起。

正是由于活体交易的特殊性,此前有消费者走过司法途径,记者从公开信息发现,共有五位消费者曾起诉过该宠物店,其中有两人获法院支持,要求宠物店退还购置钱款,另有三人因“未在规定期限内缴纳案件受理费,又未提出司法救助之申请”,已按撤诉处理。

另外,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还两次对该店在格式条款中免除自己对提供商品或服务依法应当承担的保证责任做出过行政处罚,罚金数千元。

业内:更专业的细分市场已出现

带芯片带保险是未来趋势

如此看来,一方声称该店有意出售问题狗,另一方则经得起有关部门检查,但也承认在运输等多环节可能出现病狗。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其实不仅是这家宠物店,本月初有媒体报道,消费者与上海市虹口区密云路上一家宠物店也发生过极其类似的纠纷。

为此,记者采访了宠物保障平台淘宠宝的负责人许小姐。近年来养宠物的需求井喷,相关的制度却还很落后。作为业内人士她认为,宠物交易被归于农业、养殖业就不合理,可以完善和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

图片 14

网络配图

消费者如何买到优质的宠物犬?

业内人士支招了几个判断标准:

便宜无好货在这一行业十分适用。专业犬舍需要投入硬件设施、人力物力来经营,种种成本叠加,导致一条健康的宠物犬不会太便宜。许小姐说,一条狗几百元或者千把块,属于难以想象的低价。

另外,假如一些宠物店声称自己什么种类的狗都有,需要多一个心眼了。科学养殖需要品质把控,目前的市场上,正规犬舍一般专精于一两个犬种已经很耗费精力。

而网络上一些不法商贩将正规犬舍的照片盗下,借由网络平台的隐蔽性,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做生意的情况也很多见。

总之,不管是犬舍还是家庭饲养,业内人士认为,质量保证的基础是科学养殖,不能无序繁殖。母狗假如没有合适的照顾,还会造成下一代的疾病。一些狗场无法控制品质,近亲繁殖,或者混种,是市场上劣质犬的主要来源。再到下游的宠物店,狗贩也会尽量压缩卖出时间,这背后的逻辑则是少打疫苗,少吃口粮,少人照顾,以减少成本,赚取利润。另外,正是因为市场上低价狗的存在,获得一只宠物狗的成本太低,遗弃也变得随意,流浪狗越来越多也以此有关。

市场上的鱼龙混杂,很多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所致。“星期狗”的存在并非伪命题,而是市场上真实存在的一种现象。业内认为,这并不是说店家故意要养病狗卖病狗,而是他的行为导致了“星期狗”的存在。假如想杜绝这一现象,他的成本就要上升,就赚不到想要赚到的利润,这就是一个闭环。

许小姐介绍,目前业界已经注意到这一现象,关注细分市场的平台正在出现。除了证书、疫苗和芯片,还引入了宠物保险概念。虽然活体买卖纠纷有时说不清道不明,但保险可以在制度未完善的当下,给消费者一道保护,这也是未来的一种发展趋势。

 消费者:黑宠物店原名德宝犬业,被揭发后频换“马甲”,在多家网店重新包装继续卖病犬晨报调查:御衡路这家宠物店无招牌,也未见营业执照

 一年内,至少有48名消费者在浦东新区康桥镇御衡路的宠物店购买到了病狗。他们不得不选择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小狗死亡,要么花费远超出购宠价格的钱为小狗治病,以换取小狗生存的机会。这些消费者觉得自己被店家欺骗了。然而,当他们去找店家理论以维护自己的权益时,等待他们的却是暴力的回应和人身安全的威胁。

  小狗买回第二天就病了

  Hannah和Eddie是一对大学即将毕业的小情侣。由于工作较忙,两人很难见面,男生Ed-die担心女朋友Hannah太孤单,决定买一只狗来陪她。他们通过淘宝网找到了一家位于康桥镇的宠物店。宠物店中,一只有着棕色小卷毛的泰迪幼犬吸引了Han-nah和Eddie的注意。这只小狗有着湿漉漉的眼睛、浓密的毛发和大大的爪子,很是可爱。Han-nah和Eddie即刻决定,就是它了,他们给这只小狗取名叫做Handdie,小狗的名字由两个人的英文名组成。

  Hannah说:“我到现在还记得,买狗的人把狗给我的时候对我说,‘期待它能给你带来幸福’。”

  然而,事与愿违,小泰迪犬并没有给Hannah带来太多好运,用Hannah的话说,它给他们带来的其实是“无尽的痛苦”。

  小狗回家的第二天,就开始拉肚子了,开始Hannah和Ed-die以为小狗只是着了凉,并没有太在意。然而,几天后,小狗拉肚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没有一丝好转。

  生病的小狗让Hannah和Eddie慌了神。他们连夜带小狗去宠物医院看病,宠物医生告诉Hannah,小狗感染了犬细小病毒和犬冠状病毒,这两种病的治愈率极低,建议Hannah和Eddie
放弃对小狗的治疗。

  看着小狗Handdie湿漉漉的眼神,Hannah和Eddie无法放弃对小狗的治疗,他们决定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治好它。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4月29日,在与Handdie相处二十几天后,Handdie还是离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