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手》,带来自身的振憾……

图片 1

当你坐在赛里木湖岸边、塔克拉玛干沙漠沙丘上,静思冥想,你会感到自己是多么渺小。人生短暂,有什么不可放下。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爱。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大声唱100遍估计你什么都放下了!

永远难忘记。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我心中最赞的歌手】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大街上,我们县城里好像音像店比较多,走在大街上,到处都能听到店里的音响播放流行歌曲,《水手》是我当时最喜欢的歌。五音不全的我也喜欢哼唱几句:“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有人喜欢一首歌是因为旋律,我喜欢《水手》是因为歌词。当我了解到歌手郑智化是一位残疾人的时候,更是对他钦佩有加。“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这歌词是不是在写郑智化自己的痛?勇敢一些,不要怕,坚强面对不幸,实现自己的梦想吧!

那时,我也正处于痛苦中。小学成绩优秀的我,曾经是老师眼中的红人的我,升入了一个全县的初中尖子班,成绩不再突出,老师不再关注,就像我当时在日记本里写的,我变成了一颗蒙尘的珍珠,暗淡无光,哑然失色。但是我不甘心,希望可以重拾旧日光彩。优秀的同学太多,他们霸占我前进的路,我胆怯
,我痛苦,我进不了前列。这时,我听到了《水手》的呐喊:“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还有梦!对,我还有梦啊!我跟着《水手》的歌声一起喊,确实是喊,我觉得我应该是不在曲调上的,我音域窄,五音不全。

没有钱去音像店买磁带来听歌,我用旧磁带录下来,放到录音机上,跟着唱。把歌词抄到歌词本上,背诵。那时候,好像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歌词本,歌词本上记的内容永远比课本上的内容记忆更准确,背诵更熟练。就这样,我唱着《水手》过完了初中生活。我考上了师范学院,那时候,中师录取分数线比我们县重点高中的录取分要高出100多分,全县只录取50个,录取比例好像是不足百分之一。

90年代初,师范生还是时代的宠儿。学校提供生活费,毕业包分配工作,只要不是犯了被开除学籍的错误,我们三年后都可以当老师,领工资,拿到一辈子的“铁饭碗”。学习没有了压力,我不再在乎学习成绩是不是可以排在前几名,我好像是“实现了我的梦”,沉浸在美丽舒适又宽松的学习环境里,一下子忘了《水手》。

读师范的第二年冬天,母亲病逝,突然降临的巨大悲痛,让我又想起了《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对啊,痛是真的痛了,但是再多的眼泪与哭泣也无法让我的母亲复活了!擦干眼泪,勇敢地面对生活,母亲一定也希望我坚强、勇敢、快乐地继续生活吧?

《水手》又躲进我的记忆里酣眠了。

2017年夏天,我的甜甜参加中考,考上了河北省高考成绩最好的高中,衡水第一中学。初中时代曾经成绩优秀的甜甜,初中时代曾经备受老师关注的甜甜,来到高手云集的衡水一中,立刻失去了光芒。是时间奇怪还是命运奇怪呢?我突然觉得甜甜面临的处境与我当初进入全县初中尖子班时颇有几分相似。孩子一时无法适应众多高水平高智商的学霸们的精神碾压,虽然,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泣,但是我能感觉到,孩子内心拼命努力挣扎、追赶前列优秀学子的疲惫与痛苦。美丽的校园,其实是看不见武器的搏杀场,每一个孩子都要努力搏斗,才能不被踩到别人的脚下。我,只能默默站在场外,观战,爱莫能助。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沉睡在我记忆里的《水手》醒了。我最爱的歌,变成勇敢的隐形斗士,又赶来了,他曾经救赎了我的苦痛,现在,我要请他来帮帮我的孩子。

孩子不在我身边,我用意念把曾经助我走出困境的《水手》送到她身边。

甜甜,我的孩子,你有没有感受到,你身边多了一个勇士?那是妈妈派去帮助你的,让他陪你作战,实现你的梦想吧!

如果你感应到了,就在心里跟妈妈一起唱:“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我正在参加【我心中最赞的歌手】征文活动http://www.jianshu.com/p/1be79866ee15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

图片 1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今天跑步的时候,无意间,拿着手机放了一首歌《水手》,可能是听到了太多的情怀想起了太多的过往,平时跑三四公里都觉得吃力的我,尽然一口气跑完了8公里。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

回来翻了一下这首歌的歌词,确实,我知道它为什么能那么支撑我了。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很羡慕那些真正勇敢的人,不喜欢自己弱弱的样子,我告诉自己,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变得很强大,早晚有一天,我会的。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就想追求自由啊,就是想活出自己啊,就是想实现梦想啊。那么像一个朝圣者那么虔诚的走下去就好,那些泪算什么,那些痛算什么!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